走过四季
发布日期:2014-11-13浏览次数:字号:[ ]

走过四季

  刘曼曼

  春日,我去爬山,同行的是白发苍苍的祖父。

  人越来越高,山越来越低。

  太阳爬到了头顶。

  年少的我疲惫了,瘦弱的腿再也难以迈开,娇嫩的脚起泡了,火辣辣地疼。

  年迈的祖父也开始喘气,一缕缕白发贴在头上,汗珠顺着满是皱纹的脸往下淌。。

  “爷爷,歇一会儿吧!”我不止一次请求。

  “不行”,回答是坚决的。

  终于登上了顶峰,吹着微寒的风,“一览众山小”。

  祖父望着我,良久道:“人生在世,其实也是在爬山,稍有停留,就会不想再站起来。”

  我心中一颤······

  夏日,骄阳似火。

  我在田边观割麦。“叔叔,这麦子会自动长出来吗?”一个稚幼的声音。

  “傻孩子,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每年秋天都要播种,还要施肥、锄草、防虫······”

  我点点头,是啊,没有播种和耕耘,哪里来的收获!

  秋日,我去姑姑家。

  好客的姑姑端出一盘柿子,抓起一个塞到我手里:“吃吧,多吃点!”

  我用手一捏,是硬的,这可怎么吃?

  还记得小时候路过一片柿林,见柿子树上果实累累,馋得我忍不住摘了一个,迫不及待地咬下去。那滋味儿,一辈子也忘不了:嘴里发麻,舌头都打不过卷来。

  “快吃啊!”姑姑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索,我咬了一小口。甜的!蜜一般的味儿。

  “这叫暖柿,是用温水泡了好几天才甜的······”

  我明白了:只有经过苦涩的酝酿,才能拥有甜蜜和芳香。

  冬日,漫天大雪。

  我与姐姐一起看雪。

  “姐,雪是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我十分自信地说。

  姐姐默默地用勺子盛满一锅雪,放在火炉上。

  雪化了,姐姐倒掉上面的清水,招呼我过去。

  呀!这洁白的学里居然有泥沙!

  “记住,貌似洁白的东西并不一定干净,关键是要透过表面看本质!”

  我默默地点点头。■

       (作者单位:丽水市审计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