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 眼 金 睛 识 真 相
发布日期:2017-08-22浏览次数:字号:[ ]

火 眼 金 睛 识 真 相

□ 林芳萍

2016年3月,A地审计局派出审计组对一个安置房建设项目竣工决算进行审计。该项目自2010年9月开工,于2015年7月竣工,总投资8.27亿元,总建筑面积约22.64万平方米。项目中包含有外墙装饰工程,送审价915万元,审定价425万元,审计核减490万元。本案例主要剖析审计查处该项虚报冒领工程款始末。

初审资料    疑云浮现

审计实施前,审计组对该项目的建设及管理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了解到由于拆迁等多方面原因,该项目工期延期较长,部分建设资料的管理不够完善。根据审计调查掌握的情况,审计组制订了详细的审计实施方案,并确定了相应的审计步骤,其中包括对施工单位上报的外墙装饰工程结算资料进行审核。

审计人员好不容易从一大堆凌乱的工程结算资料里面找到外墙工程相关资料,据资料显示外墙装饰石材采用的是新亚米黄石材,并按信息价每平方米520元的材料单价计取,上报的送审价合计915万元。审计人员反复核对了外墙装饰工程的竣工图,竣工图明确描述外墙干挂石材采用新亚米黄石材;审计人员再将外墙装饰工程的竣工图与设计施工图进行核对,确认竣工图与设计施工图完全一致。设计施工图、竣工图以及实际上报的工程结算等资料都印证了外墙装饰材料采用的是新亚米黄石材,貌似外墙做法并无任何异常。

即便如此,审计人员仍然保持一贯的职业谨慎性,就外墙装饰工程结算价审定情况召开审计组会议。会上,审计人员各抒己见。有审计人员提出,该项外墙装饰工程设计施工图与竣工图上仅标明采用新亚米黄石材,但新亚米黄石材究竟是什么类型的石材还有待核实。当审计人员从相关资料查阅得知新亚米黄石材是一种较为高档的大理石石材时,大家有了疑问。一般而言,建筑装修、装饰用的饰面石材主要有大理石和花岗石,均为高级饰面材料。大理石因硬度比较软,抗风化性能差,不太适合用于室外,多用于室内墙地面装饰;相比花岗石质地比较坚硬,抗酸碱性能好,更适合用于室外装饰,所以常见的外墙装饰石材大都采用花岗石。而该项目的外墙装饰用的却是大理石石材,这不合常规,特别是设计施工图上明确标明是采用新亚米黄石材,难道是设计犯常识性错误致使施工单位按图施工而一错到底,还是另有文章?审计组会议决定,对外墙装饰工程采用新亚米黄石材审计发现的疑问作进一步深查细究。

带着疑惑,审计人员向施工单位、工程监理等相关管理人员了解情况。这些管理人员要么是一口咬定外墙干挂石材采用新亚米黄石材是按图施工;要么就是默不作声,不予作答;更有的是认为审计人员没事找事,拖延审计期限,一时审计工作陷入了僵局。

一入现场    扑朔迷离

“条条大路通罗马”,审计人员马上调整思路、改变突破方向,决定去项目现场探个究竟。在去的路上审计人员都颇有默契地一言不发、冥思苦想这奇怪的现象,直至快要下车时,审计组长突然冒出一句话:“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们要盯紧了!”

到达已竣工的安置房项目现场后,审计人员沿着饰有外墙石材的商铺房走了一遍又一遍,反复地观察、思考:究竟这外墙装饰石材是不是新亚米黄大理石呢?不经意间,审计人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同一块石材表面竟呈现出了深浅不一的多种颜色。审计人员第一反应是震惊,但也想到可能因为大理石石材抗风化性能较差而出现同块石材多种颜色的现象?难道外墙装饰真的是采用新亚米黄这款大理石材料?虽然心里有诸多的不解,审计人员仍然按常规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并记录。如此看来,似乎现场实际做法采用的是新亚米黄大理石,也就是说施工单位的确是按图施工,各参建单位也都是如实回复。似乎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虽然审计人员初入现场查探一时未能证明外墙装饰石材不是采用新亚米黄大理石,但是专业知识和审计职业的审慎性,使审计人员对该项目外墙装饰违反常规采用大理石石材还是有不少疑惑。

重审资料  寻求突破

本着严谨细致的工作原则,审计人员带着取证资料回到办公点后,便立刻找出所有关于外墙石材的资料。

先对施工图设计资料再作详细核查。通过仔细审阅施工图设计资料,发现设计施工图中对外墙结构设计的要求描述含糊其辞,自相矛盾。它是这样表述的:“外墙为干挂石材幕墙,石材最小厚度为25mm厚新亚米黄石材。花岗岩石材的弯曲强度应当经法定检测机构检测确实弯曲强度不小于8.0Mpa。”它表述的第一句话说明外墙干挂石材采用新亚米黄石材(却不注明是采用大理石石材),第二句话是对石材的弯曲强度及检测要求,但明确所指的是花岗岩。不难看出设计施工图要求的两层意思是互相矛盾的,并且在表述的第一句话中明确说明外墙干挂石材采用新亚米黄石材而又不注明是大理石,是故意所为还是犯常识性技术差错?令人费解。

审计人员拨通了设计院相关人员的电话,让他们对这一情况予以解释,设计院一开始推脱说负责该项设计的人员已不在单位任职,在审计人员逼问下,该人员含糊其辞,一会回复外墙做法可能是花岗岩,一会又说可能是他们审核不到位,导致这图纸前后矛盾了,绕到最后,还是没有实质性的作答。

正值一筹莫展之际,审计人员想到了另一办法。在工程建设过程中,按照管理流程,施工单位应在外墙石材进场前准备好产品合格证、检测报告等质量证明资料提交现场监理,再由监理人员进行石材进场报验并予确认。于是审计组要求被审计单位提供外墙石材材料的采购发票,材料质量的检测、检验报告、质量保证书,材料复验报告,材料弯曲强度的检测报告等资料。但是建设单位、施工单位以及监理人员相互推诿,说时间过得太久了,这些资料现已找不到了,迟迟未能提供审计组要求的资料,在多次催促下,终于提交了一份材料弯曲强度的检测报验单,但这份检测报验单显示的报验材料名称是“金碧辉煌”(大理石的一种),与设计施工图明确的新亚米黄石材也不符。

而被审计单位对此却不置可否,且再三强调他们是按图施工,没有错的。那么,外墙装饰石材到底是什么?真相变得更加错综复杂。

审计人员多方了解A地同类型安置房项目的外墙做法,查资料,希望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切入点,并借此有所突破。

再入现场  获取实证

为进一步查明真相,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审计人员决定再次深入到现场进行查证。刚踏入项目现场大门,看到不远处有几名民工在搬沙子、砖块。看他们并无戒备,审计人员就佯装普通看房人员跟他们搭讪:“师傅,这个项目外墙装饰石材挺美观大气的啊!”他们停下手中的活,看了下外墙,回答道:“是啊,现在住房外墙都做的很好看的。”“那这个外墙装饰用的石材是什么品牌的材料啊?我们外行人都不懂的。”审计人员接上话。民工们边整理着砖块,边回答:“这个啊,具体什么品牌的倒是说不上来,但肯定是花岗石啊,这么多年施工做下来,只要外墙干挂装饰要采用石材的,用的都是花岗石……”审计人员继续追问道:“那为什么石材表面有深浅不一的颜色呢?”民工们不屑地回答:“因为太阳照射的角度不一样才变成这样的,这是很正常的啊。”审计人员茅塞顿开,精神一振,最初的怀疑终于得到了初步的印证。

尽管,审计人员所要得到的结果就是民工们回答的这番话,但这也不过是一面之词,必须有确切的佐证资料。审计组为提高效率,未返回办公点,直接在项目现场商讨对策:怎样才能证明民工们说的话是实话,外墙石材是花岗岩石材呢?“我们必须找到石材样品啊!”有人提议。可是,项目已竣工交付了,该有的石材都贴在墙上了,剩下的也肯定当建筑垃圾处理掉了,难不成去墙上抠一块下来?但大家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决定分头在现场找找,看能否找到石材样品。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一位审计人员在现场一个堆有建筑杂物的角落找到一块外墙装饰用后的石材余料时,审计组所有人员百感交集。

随后,审计人员带着这块石材样品到A地以及与A地相邻地区的几个主要建材市场,走访了多家外墙装饰石材的供应商,请专业人士辨识,最终一致辨得这块石材样品是一种名为“卡拉麦理金”的花岗岩,这种石材的市场价约为每平方米230元左右。至此,审计人员心里有底了。

事实面前  真相大白

既然已取得了确凿的证据,审计组回去后便立刻召开会议,将外墙装饰石材的审核情况与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及监理人员进行反馈,各参建单位一开始还是不承认,相互使着眼神,百般狡辩道:“这石材的品种太多了,好多外表看上去也差不太多,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们是按图施工,不会有错的。”

审计人员早已预测到会有这种结果,慢条斯理再次强调:“如果大家对我们的审定意见有异议的话,下一步我们准备将这块石材余料送到权威检测机构作材质检测,权威检测机构已联系好了,随时可以送去检测。”此刻,各参建方都开始沉默了,过了许久,才有人提出:“既然审计局都核实的这么透彻了,那我们可能是弄错了”。接下去,话风马上逆转,施工单位不得不承认,外墙装饰施工时采用的确实是“卡拉麦理金”花岗岩石材,而非新亚米黄大理石材。

其实,在外墙装饰施工过程中,施工单位早已发现了设计施工图的错误并及时地予以了更换,实际采用了“卡拉麦理金”花岗石作为外墙干挂装饰石材。但因为“新亚米黄”大理石的单价远远高于“卡拉麦理金”花岗石,所以他们在报送外墙装饰工程结算资料时,利用设计施工图的差错以及大理石和花岗岩都是石材,两者外形很相似仅凭外观有时会分辨不清的特点,仍以“新亚米黄石材”名义虚报,企图采用移花接木的手法高估冒算工程款。

经市场询价组价,审计组最终核定该工程外墙装饰花岗岩石材按每平方米计取单价,审定外墙干挂石材结算价约425万元,比原送审价915万元核减了490万元,及时避免了财政资金的损失,为国家节约建设资金。同时审计责成建设单位应查明原因,落实责任,对设计不当、监理失职的问题,应予追责。

根据审计意见,除了按规定核减施工单位该项送审造价,建设单位对相关设计、监理等参建单位进行了追责,并予以经济处罚,将处理情况予以公告,以示警戒。

就这样,施工单位利用设计的不当,采用瞒天过海的手段,妄想虚报冒领工程款490万元的企图在审计人员的火眼金睛下显现原形,他们的如意算盘未能得逞,审计工作者为国家建设资金守住了安全线!

 

案例启示

仅仅一项外墙装饰工程就想企图冒领数额如此大的工程款,审计人员事后仍感到心有余悸。案例的背后也值得深思,正是由于相关设计、监理等参建单位监督力度不够,未能从源头上对图纸进行审核,才导致施工单位有可乘之机,借机浑水摸鱼企图冒领工程款。审计人员秉承着严谨的工作态度、专业的判断能力将施工单位的这一阴谋识破,守住了国家建设资金的支出关口。可以说,案件的结果令人瞠目结舌,整个外墙装饰工程送审金额约1967万元,核减490万元,核减率已达25%,如此之高的核减率,早已逾越常规项目的审计核减范畴。建设单位非常重视该案件,对各参建单位进行追责并处以经济处罚,之后将处理情况予以了公告。案件的发生也为各建设单位敲醒了警钟,并应在今后的工程建设实施过程中引以为戒。

 (作者单位:宁波市江北区审计局)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